当前位置 > 散户吧 > 财经要闻 > 宏观经济 > “十四五”期间 城镇化应有更大的担当

“十四五”期间 城镇化应有更大的担当

发布时间:2020-05-21 08:14来源:全球财经散户吧字号:

  每经特约评论员 冯奎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中央在“十六大”报告中提出“全面繁荣农村经济,加快城镇化进程”。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中央在2010年将城镇化列为“十二五”规划研究的重要议题,在2012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提出“城镇化是扩大内需的最大潜力所在”。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肆虐,成为全球性公共卫生事件,给今后一段时期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带来重大影响。如何找准应对的切入点和突破口,已成为需要重点考量的问题。各方面的基本共识是:“十四五”期间,全球化进程将进入调整期。外需方面,近期有困难、远期有挑战。因此,妥善应对外部环境变化,加强内部经济循环,充分激发内需潜力,应是中国的重要策略。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结合谋划“十四五”发展战略,笔者认为,城镇化应有新的更大的历史担当。这不仅必要,也完全具有可行性。中国城镇化率只有60%,这其中还有2亿多进城人口没有城镇户籍;“十三五”以来谋划的19个城市群及近两年推动的30座都市圈多处于培育发展阶段;我国城市建设短板不少,中小城市数量仍显不足。从需求的角度讲,城镇化的推进将扩大内需、加大投资,这是中国稳住经济社会“基本盘”的需要。从供给的角度来讲,全球经济衰退几成定局,需要将业已形成的庞大生产能力投向城镇化相关的民生服务、基础设施建设等诸多领域。

  三大变革是主线

  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这三大变革,涵盖国民经济各领域、各层面,是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必然要求。“十四五”(2021~2025)期间,中国城镇化将进入新阶段,需要紧紧围绕三大变革的目标、要求,加快提升城镇化质量。

  一是质量变革。本质上来讲,城镇化的核心就是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这既包括一部分农业人口还要转移出来,也包括要解决好中国业已存在的一些“半城镇化”问题。城镇化高质量发展,不仅是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得怎么样,还包括要产生数量更多的新市民,形成素质更高的新市民队伍。这意味着城镇化不仅要强调“落户”这一个点上的动作,而且要强调市民化这一条主线。

  截至2019年底,中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为44.38%,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达到60.6%,这中间有16.22个百分点的差值,对应着2.27亿人口还没有做到真正意义上的落户,还不能享受基本的公共服务待遇,更谈不上成为新市民。考虑到还有2亿多现有农业转移人口的城镇化问题,那么未来实际上就需要推动4亿~5亿人在城市落户成为新市民。这样做的意义在于:真正体现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能够延长农业转移人口的劳动时间;能够扩大内需,拉动投资增长;发掘出中国长期增长的最大潜力,这也是中国成功迈向现代化的重要保证。 二是效率变革。效率变革需要破除制约效率提升的各种体制机制障碍,以既定的投入获取最大的产出。城镇化的过程,恰恰就是促进城乡要素流动的过程,流动的目的是实现城乡劳动力、土地、资本、技术、数据等要素市场化配置,实现低效率向高效率变革。

  效率变革就要求必须加快城乡生产要素的市场化。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并未形成,农村集体经营性用地入市有所进展,但规模小,没有全面推开。大量的宅基地、公益性建设用地仍然处于低效率使用状态,甚至出现“撂荒”“闲置”。2019年末,农村就业人口尚有3.32亿人,农民人均产出效率不足城市劳动力的10%。进城农民工45岁返乡现象仍很普遍。城市可持续发展的投融资机制没有形成,一些地方负债率较高、负债基数大。同时,资本下乡遇到一定瓶颈障碍,资金要素得不到充分使用。

  三是动力变革。城镇化的动力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从产业角度来讲,制造业与服务业共同带动劳动力转移就业。从农业转移人口去向来看,中小城市和小城镇的门槛已放开,但吸引力不够;超大、特大城市有吸引力,但承载力不够。从农业转移人口希望达到的目标来看,以往主要是追求收入水平提升,现在已向获得居住、就业、教育等一揽子公共服务的目标转变。其中,“十四五”期间最为明显的变化就是,中心城市、都市圈和城市群等所构成的空间动力系统,将逐步取代单一的城镇空间,成为高质量发展的新型动力系统。

  都市圈和城市群发展有赖于传统的行政区经济,但又不同于行政区。行政手段解决行政区内部问题已经有丰富的经验,但行政手段并不完全适用于超越行政区边界范围的复杂空间、联系空间、流动空间的治理。新型经济空间的治理问题就成为动力变革面临的重要问题。对于新型经济空间来说,诸如治理主体、目标、内容、结构、机制等方面,都还不清晰、不健全、不完善。如何提升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的综合承载力,发挥其在城镇化中的动力作用,就必须围绕治理体系,实施一系列重大改革。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从四个方面突破

  展望“十四五”,应进一步提升城镇化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为国家改革发展注入动能。城镇化要发挥好作用,也需要进一步凝聚改革共识,形成突破合力。

  一是在新市民和新城市(行情300778,诊股)数量增加上取得突破。新市民培育有三大块:新近的农业转移人群;已在城市工作但并未获得落户资格的人群;已落户但并未从经济、社会、心理上融入城市的人群。有人认为,此次疫情过程中,农村再次充当了劳动力的“蓄水池”。但要清楚一点:依靠农村这块“海绵”来消减城市经济波动,效果会越来越弱。从长远来看,必须十分坚定地走城镇化道路,吸纳与培养新市民,持续壮大中等收入群体规模。中国城市数量偏少,如果把一批符合条件的镇改市,投资拉动效应将十分显著,可从镇区人口超过5万的800多个镇中分批选择“侯选市”,尤其是少数特大镇的建成区人口已达到四五十万人,经济实力较强,应加快促进其中一部分镇成为新生城市。

  二是在都市圈的能级提升上取得突破。城市群是区域经济的未来形态,都市圈是现实的突破口和最有力的抓手。以长江经济带发展为例,长三角一体化高质量发展要做实做强上海大都市圈、南京大都市圈、杭州大都市圈、合肥大都市圈等。成渝区域发展,也需要充分依赖成都大都市圈、重庆大都市圈以及这两个都市圈的融合互动。在更广阔的空间上看,长江经济带发展是一连串都市圈的联动发展。未来二三十年,以都市圈空间为重点载体,布局新型基础设施,提升公共服务水平,推进综合性改革,空间巨大。特别是,结合此次武汉大都市圈防控疫情的经验教训,着眼于现代化强国情境下的国家安全,设立以地方政府为主体、以都市圈为基本单元的应急响应体制;构建区域性的公共资源应急调配机制等,意义深远。

(小编:招财进宝)

专家一览机构一览行业一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