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散户吧 > 财经要闻 > 经济评论 > 国企要主动改革适应公平竞争(上)

国企要主动改革适应公平竞争(上)

发布时间:2018-08-21 02:03来源:全球财经投资专家字号:

  国企改革是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心环节。推进国企改革,对内要促进公平竞争、对外要适应国际规则,国企要主动适应“竞争政策基础性地位逐步确立”这一趋势,要更加尊重市场规律、商业原则和国际规则。唯有如此,才有可能真正从国有企业群体中成长出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一流企业。

  竞争政策在我国经济政策体系中的地位如何?国企改革发展要主动适应促进公平竞争政策有哪些意义?当前国有企业在主动接受公平竞争政策方面现状如何?取得哪些进展?还有哪些阻碍?为此,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专访了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国有企业研究室主任、研究员项安波。

  主动改革适应竞争政策

  中国经济时报:竞争政策在我国经济政策体系中的地位是怎样的,其将如何影响国有企业的改革与发展?

  项安波:总的来看,竞争政策在中国经济政策体系中的基础性地位正在逐步确立。中国过去的经济政策体系高度重视产业政策,而产业政策又主要以国有企业为基础。但主要矛盾的转变、发展阶段的变化、发展模式的转换、全面改革的深化,使得过去被广泛应用的产业政策的阶段性、局限性愈加显现。中国经济政策体系已经开始从过去“以产业政策为主导”向“以竞争政策为基础”转型。这将使国企从过去的产业政策实施主要工具和主要作用对象,变为平等接受竞争政策规制的市场主体,面临着真正的来自于市场竞争的挑战。

  这可能对国企带来暂时的困难,但这更有利于提升国民经济的整体效率,而且也可能更有利于国企提升可持续发展能力。因为竞争政策不仅有助于促进国企管理上去行政化、经营上加市场化,也有助于减少来自政府的过多的不当直接干预。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经济发展、国家政策、法治建设、社会转型及价值目标融合等已经为竞争政策优先打下了基础,也为竞争政策的后续推进和扩展提供了可能。可以预见,竞争政策价值体系将纳入更多的经济社会政策,竞争理念也将日益深入地影响这些公共政策的制定与实施。国企必须适应这一重大政策环境调整。

  中国经济时报:国企改革发展要主动适应促进公平竞争政策的基本思路和意义是什么?

  项安波:在我国开始从重视产业政策向重视竞争政策的经济政策转型过程中,国企需要深入推进实质性改革以适应新的政策环境,主动接受竞争政策的规制,适应竞争政策“提升整体经济效率和社会福利最大化”的要求,提升国企改革目标,突出改革重点,聚焦“管资本”和混改主攻方向,坚持政企分开和政资分开原则。

  这主要是由于,中国的国有企业是原计划体制的支柱,虽然经过多年改革,相关政策对国企“溺爱、苛求”并存的特征仍然较为明显。这对内影响公平竞争,对外影响“走出去”。在中国谋求高质量发展、致力于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当前阶段,国企需要更加主动地公平参与竞争,这实际上也有利于其提升经营效率和适应国际规则。

  竞争政策意在鼓励有效竞争和限制不正当竞争

  中国经济时报:当前国有企业在主动参与公平竞争和适应竞争政策等方面现状如何?有何具体表现?

  项安波: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国民关系”经历了从“大公无私”逐步向“国民共进”不断调整的过程,虽然发展历程较为曲折,但“国”与“民”两者共同奔向公平竞争的市场地位的整体方向从未逆转。

  民营经济从不允许存在到得到承认,从“公有制的必要的和有益的补充”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进而跃进到在诸多竞争性领域确立主体地位。与此同时,国有经济通过“有进有退”的战略性布局结构调整和完善国资管理体制等举措,在国民经济中发生了从绝对主体地位到发挥主导作用的转变。

  “国民关系”因而经历了“主体与补充”“两个毫不动摇”“两个平等”“两个都是”的逐步调整和渐进发展。“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公开公正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已成基本共识。

  各种所有制类型企业的公平竞争对中国经济发展具有战略性意义——因为基本经济制度要求“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如果无法实现微观基础的公平竞争,就无法保证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可持续性。当然,由于政策惯性和传统思维,政策层面的所有制歧视仍然一定程度存在,规模化导向仍然较为明显;在企业经营实践和一些公共政策执行层面,也仍然存在竞争不充分、不公平等现象。这要求竞争政策对企业行为的平等规制和对政府行为的相应约束。

  中国经济时报:当前国有企业在主动接受公平竞争政策方面取得哪些进展?还有哪些阻碍?

  项安波: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这一理论突破和重大决策得到贯彻落实,需要确立竞争政策在经济政策体系中的基础性地位。而竞争政策鼓励有效竞争和限制不正当竞争,意味着要进一步打破垄断、放松管制、放宽准入、开放市场、鼓励竞争。在中国,所有这些环节的关键节点均与国企有关。这要求作为政府与市场“界面”的国企要以独立的市场主体地位、公平参与市场竞争。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在实践中,国企虽然在一些行业内具有在位者和支配者地位,拥有政策优惠和资源倾斜;但在面对政府干预的时候,却又居于被支配的地位。需要按照政企分开、政资分开的原则进一步完善政企关系,以解除两者的捆绑关系,使政府超脱对国企承担的无限责任,否则难以做到平等对待不同类型企业。这也有利于国企摆脱政府附属物地位,强化竞争意识和公平参与竞争的心理需求。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因此,国企公平参与竞争,一方面需要淡化一般竞争领域国企的“国有”色彩,恢复国企作为“企业”的根本属性,将其作为普通企业进行要求,接受竞争政策规制。另一方面,也要求政府行为接受竞争政策的规范和约束。这可利用竞争政策来规制政府经济政策制定行为、评判政府行为是否符合竞争政策标准。

  尽管竞争政策在实践中还存在不少问题,还面临着新经济和保护主义带来的国际社会协同治理和区域执法合作等新挑战,但其基础性地位在逐步确立;尽管国有企业总体上已经与市场经济相融合,但在促进公平和提升效率等方面仍然存在很大改进空间。

  在政府影响微观经济方式开始从“以产业政策为主导”向“以竞争政策为基础”转型过程中,国企需要加快改革以适应新的政策环境,主动适应竞争政策的规制。竞争政策应考虑我国作为国资国企大国的实际国情,秉持竞争中立原则,充分容纳国企并让其发挥良性作用。

(小编:散户吧)

专家一览机构一览行业一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