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散户吧 > 财经要闻 > 经济评论 > 减税先要端正政企关系定位

减税先要端正政企关系定位

发布时间:2018-10-11 18:51来源:全球财经投资专家字号:

  国庆长假结束之际,多部门“连放大招”。央行宣布年内第四次降准。财政部表示今年减税降费力度进一步加大,并且还在研究更大规模的减税、更加明显的降费措施。加上10月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提高出口退税率,为企业减负。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一连串举动“密集”出台,为市场带来了“利好”。同时,尤其是对于“减税”,市场的期待最大,又最持观望心态。

  财税政策的期待与观望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当前,中国经济改革进入“深水区”,多措并举,当经济发展从“高速度”向“高质量”转向,经济增速相对下降,而在强监管、去杠杆的政策实施过程中,我国的信用供给也出现了较为明显的收缩,市场难免承受新旧周期转换带来的“阵痛”。

  在这种“稳中有变”的形势下,中国必须适应现实调整定位和战略,“以我为主、保持定力”。坚持对外开放,坚持内部改革,是应对当前国际大事风云变幻的最佳选择。

  此际,各界都纷纷呼吁“财政发力”,减税要求首当其冲。所谓“期待最大”,并非虚言。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从国务院常务会“减税”议题便可以见到其受“重视”程度。

  3月28日常务会确定深化增值税改革的措施,预计全年减轻市场主体税负超过4000亿元。

  4月4日会决定进一步减少涉企收费,全年可减轻企业负担3000多亿元。

  4月25日会再推出7项减税措施,全年将再为企业减轻税负600多亿元。

  5月16日会确定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物流成本的措施,预计全年降低物流成本120多亿元。

  8月30日会再推新举措支持实体经济发展,预计全年再减轻企业税负超过450亿元。

  9月6日会确定落实新修订的个人所得税法的配套措施为广大群众减负。

  一再“进一步”“再一次”,却为什么又让人“最持观望心态”呢?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毋庸置疑,中国的宏观税负仍然偏高是重要原因,按照世界银行的测算,近年中国企业所交税收与商业利润之比都在67.3%以上,远远高于世界平均的40.5%,差不多是大国中最高的。社保费率也位居世界前列。而在连年“减税”后,财政收入和税收收入却都在上涨,2017年全年全国税收同比增加了10.7%。

  改革是这样走过来的

  为什么会这样?或许看一下我国的税制改革历程能够有助于理解。

  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刚刚开始,无论是“开放”所遇到的外资企业,还是“改革”所遇到的国内企业,都需要相应的税制改革。这一阶段,进行了“两步利改税”。1979年到1981年,颁布实施了中外合资经营企业所得税法等基本适用的涉外税收制度,并实行了一系列税收优惠政策。1983年起,全国试行国营企业“利改税”,即将利润上缴国家改为企业向国家上缴税收。1984年全面实施国营企业第二步“利改税”。这一改革,初步确立以税收为标志的国家与企业分配关系。

  上世纪90年代,实行了税制双轨制。邓小平南巡讲话发表后,为建立起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需要的税制,1994年起在全国范围内实行了税制改革,确定了以增值税为主体的货物和劳务税制,改革了所得税制。1994年发生了我国财政体制发展进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的重大改革,就是分税制。这时,因外资企业在市场准入方面无法完全享受国民待遇,所以在税收制度上给予了超国民待遇。

  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也就是当下,我们又在干什么?2017年7月,存在重复征税弊端的营业税正式退出历史舞台,被增值税取代。所谓现代税制改革,企业是否能够有足够获得感成为新时期税制改革的重要衡量。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所以看我国税制的改革,不仅仅是一个经济收入分配改革的过程,实质上是一个权力分配改变的过程,是政府怎么看待企业在经济中的作用、怎么看待政府企业之间的关系的思路在不断转变的过程。

  减税先要端正政企关系定位

  所以,呼吁减税,可能还是需要更深层次的呼吁政企关系的正位。

  从过往看,我们可能过于“迷恋”财政收入的增长,以至于好多年,财政收入增长目标都高于GDP增长,税收弹性都大于1。多年来,尽管政府一再强调“减税”,但企业感受并不深。这两年“降税”的呼声很高,举措也不少,但从财政收入上看,今年上半年GDP增长6.8%,国内增值税、消费税、企业所得税分别增长了16.6%、17.4%、12.8%和20.3%。今年1-8月,税收收入同比增长13.4%,增长速度仍然很快。

  另一方面,尽管国务院常务会和财政部都一再敦促一些政府部门加快财政支出,地方政府的财政存款却不断攀高,各级财政部门的财政专户存款也在增加。国务院多次下文,强调各级政府要逐渐清理乃至取消财政专户。但各级财政部门财政专户中的存款非但未减,反而相对存在央行国库中的财政存款比例增加。整个政府存款达到了32.8万亿元。

  如果从税制改革的历史中看,就会发现,国企“利改税”前的那种思路基础,或者还有着相当深的影响,即一些地方政府把企业的“税”当成自己的“利”。只是,对于“利”的“归属”深信不疑,但对怎么使用这些“利”疑虑重重。

  这种情况的产生,或者与我们发展早期的需求有关,也与我们一贯“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思路有关。政府更习惯把资源把握在自己手里,有强烈愿望把创造财富的权力和储藏财富的权利都归于自身。但这种思路,不能深刻认识到市场化的意义,不能正确对待企业在经济中的主动作用和主要作用,使得政府和企业未能形成很好的“互动”作用;也不能正确对待税收与公共服务在社会中的关系,使得在民生建设上,政府意愿与社会意愿不一定形成了良好的共识。弄得双方本是“共生”,却仿佛变成了“抢夺”关系。

  因此,要想经济“好起来”,必须市场“活起来”,政府要放权,企业要有获得感。政府必须改变固有思路,在此之间,要改变的,首先对政企关系的定位。

  不止是财税,是治理思路和水平

  不仅如此,政府提高治理水平,财税政策也需要向高质量发展对标。过去的改革历程,似乎应即时所需的意义更多,而系统性规划的考虑不足。与市场及时代的切合,短期考量较多,长期考量似欠缺。

  众所周知,中国的税负、社保等水平在全球范围内都算是较高的。这种情势的出现,与过去税费收纳效率低有较为直接的关系。税收方式较为粗放,现代化、系统化程度较低,信用系统建设落后等,都造成税收不上来,只能靠不断提高税率来“完成任务”。加上税费收纳等立法程序不够完善,税收立法权耗散现象普遍,立法级次低,各级政府都可以制定自己的税费收纳“方案”,透明度和稳定度均较低,造成税收立法严苛、执法选择、违法普遍的现象。当下,由于技术进步和系统性改革,税费收纳效率已经大大提高,有必要降低税率,减少收费,透明化相关程序,让企业不但降低税收的经济负担,也降低各种制度性成本,在良好的营商环境下放开手迈开步。

(小编:散户吧)

专家一览机构一览行业一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