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散户吧 > 国际要闻 > 国际财经 > 平安证券:疫情之下 美国大选难现“特朗普行情”

平安证券:疫情之下 美国大选难现“特朗普行情”

发布时间:2020-03-25 14:12来源:全球财经散户吧字号:

  选情综述:民主党“二人转”——拜登反超并扩大优势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美国初选选程已过半,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成为最大赢家。不仅在“超级星期二”成功在多个民调落后州实现“逆袭”,反超党内极端派竞争对手桑德斯,时隔23天重返民主党参选人第一位,且在接下来的3月10-17日初选中继续扩大优势。截至3月21日正午,拜登对桑德斯的优势进一步拉大到300票以上。

  拜登PK桑德斯:民主党内温和派与激进派之争

  “激进派”桑德斯倡导的“民主社会主义”带来了年轻群体的热捧,曾在2月一度在民主党内领跑;但在中老年群体看来,桑德斯的政策并不具有太强的现实性。随着新冠疫情在美国蔓延扩散,选民逐渐认识到现实性的重要,对更富有现实性且更具执政经验的拜登更加偏好,桑德斯则受到拖累,支持率与初选票数在3月3日被拜登反超,且差距被进一步扩大至300票以上,想要反超拜登难度极大。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与“激进派”桑德斯迥异,拜登是典型的“温和派”,在对内与对外政见上都有非常明显的“回归奥巴马时代”的印记。在对外贸易领域,拜登坚持支持自由贸易,这与桑德斯迥异,贸易领域也是两者差异最大的部分。拜登实现“逆袭”除了受益于疫情的蔓延带来民众对其执政经历更加偏好之外,还受益于另外两个因素——“温和派”参选人集中退选&;个人政见适当“左倾”。

  大选前瞻:特朗普占据主动,疫情威胁大于拜登

  基于拜登初选获胜的前景预测,我们对特朗普与拜登的大选博弈进行前瞻。整体上看,特朗普仍握有主动权,但疫情带来的“突变”可能导致特朗普连任存在潜在风险,也就是说,疫情给特朗普带来的威胁大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

  与特朗普相比,目前的民调更利于拜登,但是大选前景仍有较大的不确定性。这些不确定性主要来自于特朗普作为在任总统,可能留有后手——一是手握政策主动权;二是可能留有拜登涉及“乌克兰贪腐案”的证据。

  回顾展望:疫情冲击下,2020年难现“特朗普行情”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2016年特朗普作为“黑马”,不仅获得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资格,还最终在大选中挑落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并在当年掀起了一股“特朗普行情”,2016年股票与黄金都获得了显著的涨幅。展望2020年,时移世易,“特朗普行情”恐难再现,大选对金融市场的影响可能要到四季度也有所体现。

  由于疫情大概率将延续至2020年三季度,低油价也可能持续至二三季度,所以金融市场在2020年前三个季度可能不会受到美国大选的显著冲击。若疫情在四季度逐渐消退,“石油价格战”的阴云也有所消弭,全球金融市场的关注点将重回美国大选,届时两党候选人的对决也将受到瞩目。可以预期的是,2020年全球金融市场将成为波动频繁的一年,过去十多年“加杠杆”与“货币极端宽松”带来的超长美股牛市或迎来终点。

  01

  选情综述:民主党“二人转”

  ——拜登反超并扩大优势

  美国初选选程已过半,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成为最大赢家,不仅在“超级星期二”成功在多个民调落后州实现“逆袭”,反超党内极端派竞争对手桑德斯,时隔23天重返民主党参选人第一位,且在接下来的3月10-17日初选中继续扩大优势。而此前在2月呼声很高的桑德斯位居次席,劣势有所加剧,但仍保留着挑战拜登的小概率可能性;而布蒂吉格、克洛布彻、布隆伯格、沃伦等人则由于选情不佳而先后宣布退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竞争,民主党初选彻底进入拜登与桑德斯的“二人转”模式。

  自2018年底至今,民主党参选人经历了多轮博弈,民调的竞选顺位也发生了较大变动。在2018年底至2019年上半年,拜登一直稳居民主党内的民调第一顺位,其民调支持率曾在2019年5月10日左右达到41.4%的高位;但是随后发酵的“乌克兰贪腐案”使得拜登及其子深陷其中,特别是众议院议长、民主党人佩洛西强行推进针对特朗普在调查“乌克兰贪腐案”中涉嫌滥用职权和妨碍国会调查的弹劾案。最终弹劾案事与愿违,反而破坏了拜登在选民心中的印象,致使拜登的民调支持率持续下滑,并险些在2019年10月上旬被沃伦赶超,之后拜登虽仍处于民调的领先地位,但优势已大幅缩水。

  拜登的民调领先地位并没有继续维持太久,2020年2月初,极端派参选人桑德斯异军突起,民调支持率迅速飙升,并于2月10日完成对拜登的超越,2月18-24日,桑德斯对拜登的民调领先优势扩大到10%以上。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美国也出现了越来越多的确诊病例,美国民众对特朗普政府中负责疫情防控的副总统彭斯不满情绪高涨,同时美国社会关于高昂医疗费用的痛点也更加凸显,这给号召“民主社会主义”、“全民免费医疗”的桑德斯以及倡导回归奥巴马“平价医疗法案”、拥有丰富执政经验的前副总统拜登的选情带来了提振,由于拜登的倡导更具现实性,且其执政经历得到民众怀念,所以拜登选情获得疫情提振的效果更为显著。受益于此,3月3日,拜登与桑德斯的民调支持率重新并驾齐驱。由于特朗普政府一直采取的是“内紧外松”的疫情防控策略,疫情的继续蔓延导致拜登相对于桑德斯的优势逐渐扩大,在3月3日“超级星期二”的十多个州初选结束后,拜登获得的选票已反超桑德斯,重新回到了民主党参选人的首位,桑德斯小幅落后,而布蒂吉格、克洛布彻、布隆伯格、沃伦等参选人的退选导致民主党初选彻底成为“二人转”(加伯德的可以忽略)。而在疫情持续蔓延背景下,随着3月10-17日开启初选的州选票逐步公布,拜登对桑德斯的优势进一步拉大到300票以上。

平安证券:疫情之下 美国大选难现“特朗普行情”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平安证券:疫情之下 美国大选难现“特朗普行情”

02

  拜登PK桑德斯:民主党内温和派与激进派之争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拜登与桑德斯虽同为民主党参选人,但两者风格迥异,政治立场与政见均有很大差异。

  2.1 极端政见催生超级政客,桑德斯“民主社会主义”受热捧

  桑德斯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民主党人,其政治立场与从政经历都有着与众不同的特点。作为犹太人后裔,他在芝加哥大学上学期间就曾针对美国大学的宿舍种族隔离表达过抗议,曾参与马丁·路德·金领导的“1963向华盛顿进军”游行,1971年加入反对越战的自由联合党,这些经历也使得他有着强烈的对“社会平等”的追求,天然受到年轻人与少数族裔的广泛支持。

(小编:财神)

专家一览机构一览行业一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