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散户吧 > 国际要闻 > 国内财经 > 鲁政委:美股狂泻近尾声,一个数量化估计

鲁政委:美股狂泻近尾声,一个数量化估计

发布时间:2020-03-24 08:07来源:全球财经散户吧字号:

  

鲁政委丨美股狂泻近尾声:一个数量化估计

  202036日和39日两个交易日,WTI油价累计下跌34.2%,油价暴跌带来原油市场波动率上升,我们在《油价暴跌带来的次生灾难20200313》中明确表示:油价暴跌带来原油市场波动率上升,传导至全市场的波动率上升。在此情况下,根据市场波动率进行股债配置的Risk Parity资金在遭受VaR冲击后,会根据市场波动率由自动化交易系统降低杠杆,同时卖出股票和债券(详见图表1)。在极端风险事件冲击波动率的情况下,各类资产及其之间的传统风险会出现变异和紊乱,此时,除了没有任何资产是可以避险的,这就是39日后美股频繁熔断、美元上涨的直接诱因。

  不过,客观来说,Risk Parity基金应该只是这场冲击中行为最具典型性的一员,全球还有其他众多交易策略也在不同程度上是锚定波动率。39日当周,全球金融市场遭受了自雷曼危机以来最严重的VaR冲击,除了我们前期报告中提及的Risk Parity基金以外,对冲基金、共同基金、可变年金基金、银行、交易商和做市商等也对于VAR冲击变得非常敏感。

  那么,什么是VAR冲击?VAR冲击对于本次全球股债造成了怎样的影响?我们试图在本文中逐一分析。

  

鲁政委丨美股狂泻近尾声:一个数量化估计

  一、波动率策略带来的VaR冲击

  VaRValue at Risk)按字面解释就是“风险价值”,其含义指:在市场正常波动下,某一金融资产或证券组合的最大可能损失。更为确切的是指,在一定概率水平(置信度)下,某一金融资产或证券组合价值在未来特定时期内的最大可能损失。这一概念在1993年推出后,被众多金融机构采用,是目前金融机构测量资产组合风险的主流方法。

  很多理财者构建理财组合的逻辑是期望得到稳定的VaR,也就是仓位乘以波动率保持稳定。但当冲击来临时,波动率放大使得他们被迫缩减仓位。如果冲击过大的话,就会触发一场自我循环的由波动率引发的卖空。对VaR敏感的理财者包括风险平价基金、对冲基金、共同基金、可变年金基金、银行、交易商和做市商等,随着以上理财者资金规模的膨胀,也使得市场更加容易陷入自我循环的由波动率引发的卖空之中。这些理财者通过计算自己的VaR来控制自己在交易中的潜在亏损。正常市场环境中,理财者用VaR来量化自己在一定期限和置信区间下的期望损失。在计算VaR时,历史回报的分布和历史市场波动率常被用于预测未来的波动率,这促使理财者在低波动率的环境中增加仓位,使得他们很容易受到随后波动率冲击的负面影响。当波动率冲击事件真的来临时,VaR区间就容易被超出,触发止损条件。这种波动率事件所导致的减仓行为会进入自我循环,直到资产价格稳定在一个能够促使非VaR敏感的理财者进入市场的水平。这些理财者可能是养老基金、保险公司、主权财富基金、捐款、家庭或公司自己。

  根据普华永道[1]和摩根大通[2]的统计,2020年全球非银机构管理产品市值大概在100150万亿美元(作为对比,2018年全球股票市场总市值为76.65万亿美元[3],美国股票市值为30.43万亿),而这其中锚定波动率交易策略有几万亿(2018年的数据显示约1.5万亿[4])。对比全球数十万亿的股票市值,若单纯只是Risk Parity基金数千亿的规模,应该还不至于造成如此大的影响(详见图表2和图表3)。然而,在Risk Parity因原油大跌和新冠疫情预期恶化诱发波动率上升而发动第一波抛售之后,之后各类资产的波动率继续剧烈波动,导致CTA策略也会加入抛售行列,由此使得受到抛售波及的资产规模远远大于仅锚定波动率交易的数万亿。如此大的抛售造成了雷曼危机后最严重的VaR冲击,全球股市集体大幅暴跌。

  

鲁政委丨美股狂泻近尾声:一个数量化估计

  

鲁政委丨美股狂泻近尾声:一个数量化估计

  早在2018年,摩根斯坦利就做过一个测算表明[5],若如此大规模(1.5万亿左右)锚定波动率的交易策略同时朝一个方向进行交易,足以引发显著的风险事件。如果众多理财者同时降低杠杆,将会威胁到市场的流动性。在最悲观的情况下,冲击会席卷所有市场和地区,会像次贷年危机那样导致大规模的清仓,以及信用利差暴涨。最乐观的情况需要有“最终贷款人”的角色站出来,阻止接连不断的清仓行为,以防演变为威胁到系统性稳定的情况。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小编:财神)

专家一览机构一览行业一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