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散户吧 > 国际要闻 > 国内财经 > 拔掉穷根,不落一人――来自广东韶关的乡村调查

拔掉穷根,不落一人――来自广东韶关的乡村调查

发布时间:2020-03-24 11:15来源:全球财经散户吧字号:

  编者按:广东作为沿海经济发达地区,脱贫攻坚任务主要集中在粤北。韶关作为粤北脱贫攻坚主战场之一,农村贫困户虽然占比不大,但“插花式”贫困问题亟待解决。

  近期,经济日报记者走访韶关市的南雄、仁化、乐昌三个县、市调查脱贫攻坚情况,了解当地如何破解“插花式”贫困,解决发展中的不均衡、不充分问题。

  在广东南雄市油山镇的千亩脐橙基地,果农正忙着移植脐橙幼苗。 赖信英摄

  广东仁化县长江镇香芋产业扶贫基地正在开展春耕。 钟文君摄

  走进韶关的南雄、仁化、乐昌三个县、市,虽然脱贫攻坚任务不像深度贫困地区那样艰难,但仍然需要解决非贫困地区存在的贫困户问题,真正做到脱贫路上不漏一户、不落一人。

  对此,当地利用农村低保、养老保险和医保解决贫困户的生计问题,用农村危房改造政策让贫困户搬进新房,用脱贫产业带动贫困人口脱贫致富。

  梅岭是我国南方一条东西走向的地理分界线。重重叠叠的大山把广东与江西、湖南分割开来。广东是经济发达地区,脱贫攻坚任务主要集中在粤北。梅岭山下的韶关就是粤北脱贫攻坚主战场之一。近日,经济日报记者走访韶关的南雄、仁化、乐昌三个县、市乡村和农户,考察脱贫攻坚情况。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广东省的脱贫标准是有劳力的贫困户年人均收入达到8266元,无劳力的兜底贫困户年人均收入达到5808元。这个目标高于全国平均标准,可以说,广东脱贫攻坚要实现的是相对高标准下的发展。粤北农村贫困户占比不大,“插花式”贫困较多,这里的脱贫举措不是攻坚连片贫困,而是立足于解决发展不均衡、不充分问题。

  保障兜底不愁生计

  保障制度兜底是脱贫的“最后一道防线”。脱贫攻坚的成效,在某种程度上要看最困难人群是不是得到了切实保障,能不能稳定达到“两不愁三保障”。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在整体统计数据中,兜底贫困户占三分之一左右。比如,仁化县城口镇村有贫困户37户90人,其中17户是无劳力户,3户是五保户,贫困户多是单人一户的孤寡老人。乐昌市去年底有建档立卡贫困户5082户13851人,其中整户无劳动能力而纳入政策兜底保障的贫困户是2758户5544人;仁化县建档立卡贫困户3219户9242人,符合兜底保障政策的包括低保2752人、特困供养(农村五保)359人、享受孤儿政策19人,县级财政兜底保障213人;南雄市有相对贫困户5714户14534人,其中无劳动能力贫困户2495户3929人纳入兜底保障。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可以说,兜底贫困户的生活情况是衡量脱贫工作的标准,可喜的是,如今他们的生活已有很大改观。比如,记者在南雄市乌迳镇田心村碰上年近80岁的李干珠夫妇,他们膝下无子女,在村里务农,一直住在早年修建的土坯房里。2017年,农村危房改造政策以资金扶持形式,帮他们建起一栋70多平方米的砖混结构房子,房子里卧室、客厅、厨房、卫生间布局合理,电磁炉、冰箱等电器一应俱全。

  扶贫帮扶信息表显示,李干珠家庭年收入包括低保收入5472元、产业补贴3600元、养老保险3552元、资产扶贫1346元,这4项收入总计将近14000元。在支出方面,该家庭每月的柴米油盐生活费300元左右,每月吃药100元左右,2018年药费报销1895元,算总账还有不少结余。

  像老夫妇这样过上好日子的兜底贫困户并不是个例。在乐昌市九峰镇浆源村,记者走访了一位99岁的老人刘应吉,他和二儿子刘家顺一起生活,刘家顺今年68岁,因病截肢丧失劳动能力。据了解,该家庭每月能得到补贴2000多元,每人分别能领到750元五保津贴,180元养老金,刘家顺每月还能领到180元残疾补贴。单靠这些补贴,一个月的家庭开支足够了。

  脱贫帮扶挽救危急

  如果说农村最困难的无劳动力群众需要“兜起来”,那么有劳动能力的贫困户最需要的则是“扶一把”。毕竟,他们面临的是暂时困难,“扶一把”就能爬起来走起来甚至走得更快。

  在走访了5个乡镇20多户贫困户后,南雄市油山镇下惠村的沈明朝给记者留下了深刻印象。沈明朝37岁,很小就到佛山打工,学得一手厨艺。但天有不测风云,2016年因为父母生病,他们夫妻只好回村种田,过着紧巴巴的日子。

  就在沈明朝一筹莫展时,2016年,驻村的广东省建行帮扶队对他开展了消费扶贫,购买了他家的所有稻谷,还帮他争取了全额补贴,购买了农用拖拉机。紧接着,沈明朝就扩大了水稻种植规模,去年就把种植规模从20亩扩大到40亩,并承包了一口鱼塘。一年水稻收入5万元,鱼塘收入3万多元。

  “前几年是借钱给父母看病,现在我要贷款谋发展。”记者采访时,沈明朝刚买了第二台拖拉机,前几年盖的房子也在去年扶贫工作队帮扶下刷白了墙,添置了新家具,生活事业蒸蒸日上。

  在仁化县城口镇恩村,48岁的蒙春清丈夫去世,她带着一儿一女生活。儿子读高三,女儿在广州读研究生。全家收入都靠蒙春清经营的7亩多柑橘和打零工,每年收入3.8万元左右。由于两个孩子读书每年开销2万多元,她家的日子过得非常紧张。

  2016年,该家庭被纳入扶贫帮扶。不仅减免了她儿子的学费,每年还有3000元的教育补贴,女儿则有7000元教育补贴。有了这笔钱,女儿卸下了负担安心读研。

  多位扶贫干部告诉记者,教育补贴和金融支持对这类家庭帮助最大。乐昌市去年有2612人领取教育补助;仁化县符合学杂费减免和教育补贴政策的1690人也100%享受到教育补贴政策;南雄市对符合条件的建档立卡学生2735人足额发放教育补助。

  这些暂时遇到困难的家庭,都在帮扶政策“扶一把”中获得了发展的力量,甩掉了经济负担,走出了贫困泥潭。

  农房改造居住升级

  俗话说,小康不小康,下乡看住房。房子在农村有很多意义,在脱贫攻坚中,贫困户最直接的获得感来自住房条件的改善。

  粤北农村绿水青山、楼房掩映,透出富裕的新貌。在记者走访的20多户贫困户中,只有2户还住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修建的房子里。其中一户是住在南雄市油山镇上朔村下村村民小组的彭贤胜一家5口,他告诉记者,家里因为妻子生病干不了体力活而陷入贫困。2013年,该家庭被识别为贫困户。2014年,村里利用农村危房改造帮助他们加固维修了房屋。房子看上去是老旧样式,但住起来和过去已经大不一样。

  另一户住“旧”房子的贫困户是仁化县城口镇上寨村的连光会,他们一家住在1987年修建的三开间砖瓦房里。按照当地补贴政策,贫困户可以获得4万多元住房补贴。于是,连光会东借西凑10万元,与4个兄弟合伙建起一栋小楼,每户一层,每层100多平方米,他们别提多满意了。可以说,农房改造资金发挥了巨大的撬动作用,直接提升了几家人的生活水平。

(小编:财神)

专家一览机构一览行业一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