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散户吧 > 股市动态 > 大盘分析 > 孙正义看中的东南亚市场有什么?

孙正义看中的东南亚市场有什么?

发布时间:2019-10-13 09:35来源:投中网投资专家字号:

  原本今年该是软银的丰收年,然而Uber市值不及预期、WeWork上市遇阻,种种挫折让软银股票大跌,与四月相比,软银估价下跌31%,另有报道称,软银愿景基金二期募资也遇到了麻烦。

  “结果与目标相去甚远,这让我感到羞愧和迫切。”孙正义在近日接受《日经商务周刊》采访时说。

  在投资业绩下滑之时,孙正义将目光投向了新兴市场——东南亚,他认为那片飞速增长的土地将是继中美市场后,下一个蕴藏机会的宝地。

  “过去,我曾羡慕美国和中国市场的规模,但如今可以看到,许多炙手可热且增长迅速的企业来自像东南亚这样的小型市场。”

  孙正义曾提出过“时间机器理论”,他认为美国、日本、中国等国家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在日本、中国这些国家的发展还不成熟时,先在比较发达的市场如美国开展业务,而当在回到后发国家时就像坐上时光机器。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一大批创业者涌向东南亚的原因也是如此,一位东南亚创业者对投中网称,在中国行之有效的商业模式将有极大可能性在东南亚复现。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孙正义曾经创造出“阿里巴巴”超1700倍回报率的投资神话,如今却因为Uber和Wework的巨额亏损而饱受质疑,他能在东南亚找到下一个“阿里巴巴”吗?东南亚又有着怎样的机遇让创新者和资本家们趋之若鹜?

  1.东南亚的独角兽们

  在中国以南的这片土地上,正在复制着中国独角兽的传奇故事。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以东南亚版滴滴“Grab”是其中最为声名卓著的案例。这家成立于2012年的新加坡打车服务提供商,目前已经累计融资91亿美元,估值达140亿美元。根据腾讯《一线》报道,2018年,Grab营收超过10亿美元,客户端下载量超过1.25亿,已在东南亚地区的8个国家235个城市开展业务。

  这些初创企业依旧遵循着中国互联网通行的规律——赢者通吃。即基于一个主营业务聚拢用户,而后延展出一个生态闭环。比如中国的美团,围绕衣食住行开展了外卖、打车等多个业务。

  Grab的业务开始像八爪鱼一样沿伸开来,它在2018年6月推出了送餐业务,并已经在泰国和菲律宾位居市场第一位,Grab还开展了电子钱包和支付业务,目前,Grab已与东盟地区的60多个金融机构展开合作。

  “我希望Grab未来的定位能够从单一的打车软件转型成为消费者每天都在使用、更符合东南亚地区消费者生活方式的‘超级APP’移动服务平台,” Grab总裁Ming Maa曾表示。

  又比如,金融支付公司Go-jek不仅自身估值达95亿美元,还通过投资并购手段将12家初创公司收于囊中。业务从打车、电商、电影票到电子支付等。

  根据独角兽企业10亿美元的估值要求,东南亚共有八家企业符合标准,包括房屋建筑公司 Revolution Precrafted 、跨境电商平台Bukalapak、金融支付公司Gojek、移动出行公司Grab、在线电商平台Lazada 、在线旅游服务平台Traveloka 、印度尼西亚电商平台Tokopedia 和游戏公司VNG 。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这些东南亚企业大都成长快,估值高企,根据36氪报道,戈壁创投投资总监涂知悦称,东南亚有很多创业项目,估值的绝对值不算贵,但如果与中美对比经营数据,其实估值非常高。

  在这些新兴独角兽背后,站着来自中国的巨头,比如腾讯、阿里巴巴,还有孙正义的软银。有说法称,东南亚初创企业的高估值要么靠北京,要么靠东京。

  2.软银在东南亚做了什么?

  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孙正义的愿景基金花掉了大约700亿美元、投资了近70家科技公司,其中包括共享办公创业企业WeWork、办公场所信息交流平台Slack、叫车服务平台Uber、Grab、Ola以及中国的滴滴出行。

  《经济学人》此前曾报道称,2019年将是检验成果的一年,因为软银投的多家企业将要上市。但从Uber、Wework的收益来看,这个结果显然不太好,分析人士称,这家日本投资公司将损失数十亿美元。

  孙正义称,为不甚理想的投资业绩感到羞愧,还表示要将目光放向正蓬勃发展着的东南亚,“这才刚刚开始,我觉得那里(东南亚)有极大的潜力。”

  软银在东南亚最为大手笔的投资是对于出行平台Grab,软银先后参与了六轮融资。而Tokopedia、snapdeal、paytm背后也出现软银的身影。

  在软银对东南亚的投资版图中,还有盟友阿里巴巴。软银是阿里巴巴的第一大股东,据不完全统计,软银与阿里巴巴在东南亚和印度市场投资了4家企业,主要集中在电商和移动支付领域,特别是印度“支付宝”——Paytm,软银对其投资已超10亿美元,阿里巴巴也已参与其多轮投资。

  愿景基金管理合伙人Jeffrey Housenbold表示,贯穿所有投资的另一个非常普遍的主题,实际上是围绕数据展开的。

  “在奇点和人工智能的概念中,它实际上是有关数据和人与机器的融合。为了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让人们更快乐,丰富他们的生活,提供更好的产品和服务,我们如何处理这些数据?无论是通过使用数据来实现药物发现,还是试图提高食物输送的效率,都无所谓。因为我们几乎每个公司都拥有着大量数据。”

  在孙正义的设想当中,他希望每当我们使用智能手机、叫出租车、点餐、住酒店、付款或接受医疗时,都会在所谓的数据交易中与一家属于软银家族的公司打交道。正如孙正义喜欢说的:“谁控制了数据,谁就控制了世界。”

  戈壁创投合伙人唐启波告诉投中网,由于当前东南亚尚且处于新兴阶段,主要是集中在出行、电商等可用资本快速推动、高频刚需的赛道。并且,像软银这样的大基金的可投标的并不多。

  3.东南亚的机会和挑战

  东南亚究竟有什么魅力让资本巨头为之神往?

  首先自然是有一个广阔的、增速迅猛的市场。东南亚拥有3.8亿的互联网用户,是全球互联网用户增长最快的地区。根据谷歌数据显示,2018年东南亚互联网经济通过在线旅游、电子商务、在线媒体和交通出行四大领域实现了720亿美元的商品总值(GMV),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37%,超过了2015至2018年32%的复合年增长率(CAGR),到2025年有望超过2400亿美元。

  唐启波认为,一是东南亚整个市场偏早期,中国市场的平台型机会消失,但东南亚还存在机会;二是一些中国的商业模式有机会在东南亚得到复制;三是东南亚是一个第三方市场,大家能够以一个中立的立场进入。

  挑战在于在东南亚地区,每个国家都是一个很独立的市场,语言文化体系差别很大,所以要在东南亚覆盖多个市场和国家做一个跨境平台难度非常大。东南亚资本市场也并不成熟,能领投B轮、C轮的基金并不多,此外,也没有一个好的退出渠道——东南亚并没有合适的板块来消化这些独角兽。

(小编:散户吧)

专家一览机构一览行业一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