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散户吧 > 今日要闻 > 神州细胞财务数据混乱 硬件条件或很难符合上市标准

神州细胞财务数据混乱 硬件条件或很难符合上市标准

发布时间:2019-10-09 04:29来源: 新浪财经 投资专家字号:

  对于神州细胞来说,能否成功在科创板上市并拿到16亿元融资,是决定其“烧钱模式”能否延续的关键,可对于一家持续亏损且还暂时看不到盈利时间的公司来说,其自身硬件是否符合科创板上市标准本身就是一个悬念。

  北京神州细胞生物技术集团股份公司(简称“神州细胞”)是一家主要从事生物制药研发的企业,报告期(2016年至2019年3月)内,该公司出现连续亏损且亏损金额呈不断扩大现象。可就在这种硬件条件下,神州细胞近日公布了科创板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拟发行不超过6800万股新股,募资超过16亿元。

  对于神州细胞来说,能否成功在科创板上市并拿到16亿元融资,是决定其“烧钱模式”能否延续的关键,可对于一家持续亏损且还暂时看不到盈利时间点的公司来说,其自身硬件是否符合科创板上市标准本就是很值得探讨的话题,而《红周刊》记者在进一步梳理其招股书时发现,该公司的营业收入和采购方面数据还存在很多异常情况,一旦被证实有虚假成分,难免会影响其上市进程。

  硬件条件或难以符合上市标准

  从招股书给出的信息来看,神州细胞能够“拿得出手”的或许是拟使用16.77亿元募集资金投入的7个核心产品——SCT800、SCT200、SCT-I10A、SCT1000、SCT400、SCT510和SCT630,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这7个产品是需要大量资金进行临床研究的,而不是直接募资用于扩大生产“赚钱”。

  招股书披露,公司的经营业绩情况在报告期是持续不振的,近年仅有少量营业收入,而净利润则是亏损了-1395.15万元、-14587.44万元、-45952.76万元和-10855.22万元(2019年一季度),呈现出不断扩大的趋势。如此数据表现意味着,神州细胞“烧钱”速度是越来越快,规模是越烧越大。

  为了筹集资金,报告期内神州细胞大量举债,各期末长期借款均超过1亿元,同时,报告期内资产负债率分别高达80.94%、65.53%、104.42%和58.21%,如此高的负债率显然已经透支了神州细胞自身的举债能力。值得注意的是,神州细胞并没有短期借款,这种情况也反映出其举债能力是并不乐观的。此外,公司2019年3月末还增资扩股了5.8亿元,其中,收到私募股权融资部分增资款2.41亿元已在财务报表中体现。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也就在这样的一种财务困境下,神州细胞选择申请科创板上市,寄融资的希望于资本市场,然而,神州细胞的硬件条件又是否符合上市标准呢?对此,这就需要监管部门好好把关了。

  招股书披露,神州细胞拟采用《上市审核规则》第二十二条第二款第(五)项规定的上市标准:“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40亿元,主要业务或产品需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市场空间大,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果。医药行业企业需至少有一项核心产品获准开展 II期临床试验,其他符合科创板定位的企业需具备明显的技术优势并满足相应条件”。

  仅就该标准而言,神州细胞市值能否达到40亿元就是一个问题。截至2019年3月末,神州细胞总资产只有11.02亿元,股东权益合计只有4.6亿元,然而这一规模是建立在刚刚增资扩股5.8亿元基础上的,其增资扩股前的2018年的数据是,资产总计5.4亿元、归属母公司所有者权益-2236万元,在个数据背景下,市场要想给出40亿元估值并非易事。当然,而若以新增次扩股后硬件条件去估值,显然就容易多了,但合理性却是让人有些不能接受的,因为如果每一家负资产公司且研究成果尚无体现出价值的情况下,仅凭增资扩股条件就能在科创板上市,那么企业在科创板注册上市还有没有底线呢?

  在招股书中,公司也表示:“发行人作为研发型公司,如上市后其主要在研药品研发失败,且发行人无其他业务或产品符合《上市规则》相关规定要求的,可能将触发退市风险警示。”这个表述进一步说明神州细胞目前是没有什么稳定盈利产品的。

  更为重要的是,《红周刊》记者梳理神州细胞报告期的财务数据,还发现其营业收入跟现金流量完全不可能匹配,而采购数据同样存在难以解释的异常。

 神州细胞财务数据混乱 硬件条件或很难符合上市标准

  营收虽微小,现金流入却很大

  神州细胞披露的财务报表数据是让人疑惑的,其在营业收入较少、应收款项和预收款项都变化不大的情况下,“销售商品和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却超过亿元,如此不寻常的现象是如何造成的呢?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2016年12月,原来的神州细胞有限进行了存续分立,分立为神州细胞有限和义翘科技,前者将经营生物药的研发及产业化业务,而义翘科技将经营科研试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业务、研发外包业务。这意味着,自分立而将业务剥离至义翘科技后,神州细胞不再从事科研试剂和研发外包业务,导致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及销售费用都出现了大幅降低,2017年度、2018年度及2019年1~3月,其营业收入来自于资产租赁及代关联方发货收入。当然,由此也导致了2017年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包含了分立前科研试剂和研发外包业务销售的应收款项回款。

  虽然存在分立这样一个特殊的情况,但是分立之后义翘科技所经营的那部分业务收入、现金流量还体现在神州细胞的账上,这种做法或许并没有违反相关规定,但这又确实降低了财务信息在时间上的前后可比性,是否合理也是值得商榷的。

  实际上,问题并非是财务信息可比性降低这么简单。神州细胞的财务报表呈现的信息就像“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似乎让人看到了它的财务情况,但是却不敢放心信任这些数据真伪。例如,2018年神州细胞虽然没有主营业务收入,但代销商品和销售材料却分别取得了293.66万元、0.91万元的其他业务收入(如表1所示),合计起来也有294.57万元的营业收入。那么,对这些营业收入该如何考虑其增值税问题呢?

  招股书显示,子公司诺宁生物、神州细胞工程2017年10月前为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适用的征收率为3%。自2017年10月起,诺宁生物、神州细胞工程认定为增值税一般纳税人,也就是说,在2018年不需要考虑小规模纳税人征收率3%的情况。与此同时,神州细胞的生产及销售货物收入2018年5月1日之前适用的增值税税率为17%,此后适用的税率调整为16%;也是在这个日期之前,神州细胞的不动产经营租赁收入适用的增值税税率为11%,此后适用的税率调整为10%。此外,神州细胞的技术服务收入适用的增值税不调整,报告期内均为6%。

  分别考虑这些收入项目适用的税率之后,2018年租金收入的销项税额为30.34万元,而代销商品的销项税额为0.15万元。综合起来,2018年神州细胞的含税营业收入有325.06万元。然而就在这样的收入规模之下,2018年“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却高达10525.59万元,要知道这年已经不受分立之前应收款项回款的影响了,那么疑问就在于,神州细胞的应收款项和预收款项真的有这么大规模的变化吗?

(小编:散户吧)

专家一览机构一览行业一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