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散户吧 > 今日要闻 > 接盘天山生物 中植系扩张现隐忧

接盘天山生物 中植系扩张现隐忧

发布时间:2020-03-25 18:16来源: 时代周报 散户吧字号:

  时代周报记者 刘科 发自杭州

  中植系在A股市场跑马圈地的戏码还在不断上演。

  3月16日晚,天山生物(300313.SZ)公告,公司实控人李刚控制下的上海智本,与解直锟控制下的湖州皓辉以及公司控股股东天山农牧业,于当日签署附生效条件的《天山农牧业增资协议》。本次增资后,公司实际控制人将由李刚变更为解直锟,公司控股股东不变,仍为天山农牧业。

  天山生物是中植系在近4个月内拿下的第4家上市公司实控权。中植系肇始于黑龙江籍商人解直锟在1995年创立的中植企业集团,解直锟另一重身份是歌手毛阿敏的丈夫,他亦是中央汇金公司前总经理解植春胞弟。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在解直锟隐秘的资本运作下,中植系目前至少参控股25家上市公司以及多家金融平台,已成巨型资本谱系,而因复杂的股权结构难以层层穿透,外界只能从公开信息中管窥一二。

  据时代周报记者统计,除了本次拿下的天山生物,中植系实际控制的上市公司还有9家,包括康盛股份(002418.SZ)、凯恩股份(002012.SZ)、*ST宇顺(002289.SZ)、美吉姆(002621.SZ)、ST准油(002207.SZ)、美尔雅(600107.SH)、ST中南(002445.SZ)、中植资本国际(08295.HK)和融钰集团(002622.SZ)。10家上市公司总市值仅不到265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公司大多是无力偿还中植系借款,或者是委托股权投票权,或者是被中植系左手倒右手,承接了拍卖股份。

  3月22日,长三角资本研究院一位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中植系惯常的资本运作套路是参与上市公司融资,为上市公司实控人借贷,注入中植系关联资产而后套现退出,“但因为市场下行中植系踩雷不断,至今未能退出,反而不得已成了实控人”。 转自:散户吧 WWW.SANHUBA.COM

  被迫接盘

  “中植系过去的风格是入股但不控股,参与上市公司融资,注入关联资产,做高市值后再质押或减持套现。”3月22日,浙江一位私募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说,“这是一次债转股,属投资烂尾而不得不出手接盘。”

  接盘天山生物,中植系面临的是“名股实债”资金无法回笼的尴尬。

  按照公告,本次易主的渊源是,2017年2月21日,湖州皓辉的关联方润兴租赁委托厦门国际信托向天山生物的控股股东天山农牧业发放贷款5亿元。

  由于天山农牧未能在约定期限还本付息,且天山农牧通过质押天山生物股票获得的6.4亿元贷款,因价长期低于质押协议约定的平仓线,已处于违约状态。

  湖州皓辉和润兴租赁均为中植系控制。润兴租赁拟将天山农牧享有的5亿元债权进行原状分配,而湖州皓辉有意从润兴租赁处受让转股债权,并自行向天山农牧业行使债权追索权,以上述5亿元债权认购天山农牧新增的2亿元注册资本。

  增资后,湖州皓辉将取得对天山农牧的出资2亿元,占其注册资本的80%。

  在股权关系上,天山农牧业及其全资子公司呼图壁县天山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合计持有天山生物6921万股,占总股本的22.11%。

  据时代周报记者估算,中植系用5亿元换来天山生物约17.69%(22.11%*0.8)的股权,截至3月23日收盘,天山生物市值14.5亿元,这意味着投资亏损近五成。

  就天山生物来说,近两年该公司面临着较大经营压力。继2018年巨亏19.5亿元后,根据3月19日发布的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天山生物续亏6295.10万元,这意味着2020年将是天山生物的保壳关键年。

  踩雷不断

  “中植系这两年开始谋求控股,可能是参与项目太多,风控不足踩雷不断,从东方园林(002310.SZ),中弘股份(000979.SZ,已退市)、康得新(002450.SZ)、康美药业(600518.SH),均可看到它的身影。”前述长三角资本研究院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中植系在资本市场已构建起一个规模庞大的资本帝国。

  目前,其旗下有金融投资、并购、财富管理、新金融四大业务板块,其中核心金融平台包括中融信托,2018年末资产管理规模7763亿元;四大财富公司恒天财富、新湖财富、大唐财富、高晟财富主要负责为中融信托“输血”,其中,恒天财富累计资产配置规模超过万亿;还有865.8亿元规模的公募—中融基金以及数十家规模庞大的私募。这些平台,被视为是中植系的“弹药库”。

  自2019年年底以来,中植系的身影就频现A股,相继将康盛股份、凯恩股份、融钰集团等多家上市公司纳入囊中。

  2019年11月下旬,康盛股份转型新能源失败,实控人陈汉康质押给中植系晟视资产的股份违约遭司法拍卖,被同属“中植系”的重庆拓洋竞得,后者的实控人解直锟由此将股权控制比例提升至27.63%,控盘康盛股份。

  同年12月,凯恩股份原实控人凯恩集团将其持有的8223.84万股 (占公司总股本的17.59%)对应的表决权等委托浙江凯融行使,浙江凯融实控人解直锟成为凯恩股份实控人。

  今年2月,北京首拓融汇通过签订合作协议的方式,借道融钰集团第一大股东汇垠日丰间接控制融钰集团23.81%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汇垠日丰仍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北京首拓融汇经股权穿透后,实控人为解直锟。

  公开材料显示,2018年5月,东方园林债券门爆发,在东方园林的股东席位上包括中植系旗下企业中泰创展(珠海横琴);2018年7月,长生生物被爆疫苗造假,中植系旗下的恒天中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长生生物第八大股东;2019年1月,康得新债市违约,中植系是康得新第二大股东;2019年7月,有着“商界木兰”称谓的罗静案爆发,中植系又牵连其中,踩雷的公司法尔胜是中植系的参股公司之一,占股15%。

  “中植系手中积压的上市公司股权,所涉平台众多,牵扯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的众多投资者。”前述长三角资本研究院人士分析称,“二级市场踩雷,项目退出无期,风险传递到融资端,就是违约事件。”

  值得注意的是,自去年以来,中植系恒天财富出现了部分产品违约。

  步入2020年,解直锟加码资本市场的步伐仍在继续。3月16日,中植系旗下企业受让易联众(300096.SZ)5.44%的股份完成过户登记。

  招兵买马亦在继续。3月17日,原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加盟中植系,担任其旗下新湖财富植信投资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

  其实,自2019年以来,包括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原副主任牛占斌、证监会法律部原副主任刘辅华、公安部证券犯罪侦察局前官员陈海波等多位下海官员加盟中植集团,上述人员均具备多年监管机构从业经历。

(小编:财神)

专家一览机构一览行业一览